用诊断失误率定罪,医生都可能成罪人

  然而,定罪要有标准,惩罚要有依据。当地公安机关对这3名医生定罪依据是,他们曾组织对3名医生作的547人的尘肺病诊断进行了重新鉴定,发现其中393人无尘肺病、111人胸片质量不合格,1人待定,尘肺病为42人,诊断读片差异率为92.3%。公安机关将上述鉴定和诊断之间的差异认定是医生过失造成的结果,并由此计算赔付,认为他们造成了国家社保资金流失。

  退一步讲,即使诊断读片差异率较高,也需要慎重以此作为定罪的依据。

  这是因为,医疗或许本就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诊断分为初步诊断、最后诊断等,诊断过程往往要经历多次修正,有容错之意。此外,即使再高明的医生,也无法做到百分之百诊断正确,再先进的检查设备,也只能保持一定的检查阳性率,也会出现遗漏。更何况,尘肺病的胸片表现比较复杂,与其他不少肺病在鉴别诊断上,存在很大困难。

  □秋实(医生)

  诊疗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技术活,需要保持高度的独立性,假如非技术外力将手伸进技术领域,将对医学技术发展和医疗秩序产生极大的破坏性影响。

  职业病诊断,确实关系到一些企业的利益,但这些企业作为利益攸关方,其一面之词不可偏信,司法部门理应对此保持清醒的头脑。

  公立医院的医生属于事业单位职工,存在失职和职务犯罪的可能。假如他们没有履行好法定职责并导致严重后果,以及出现贪污、受贿、出具虚假证明、套取医保基金等行为,并达到立案的标准后,他们的职业就不能成为其免责牌,法律应该给予他们相应的惩罚。

  首先要看到,这份鉴定意见书选取的病例是否具有代表性,是否遵循了统计学规律,质量不合格的胸片被计算在读片差异范围是否合理,这些都充满了疑问。用近年来他们接诊的尘肺病人总数和总确诊率,来衡量诊断的质量,无疑更有说服力。

  有些疾病的早期诊断率很低,以诊断失误率作为定罪标准,对这些疾病下诊断,那就势必将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患者都希望医生敢于担当,要主动替自己做决定,假如诊断失误率可以定罪,那还有谁敢当医生?

  近日爆出3名医生因为企业举报被关押半年多,举报的原因是“将非尘肺病劳动者诊断为尘肺病”。消息传来,业内震惊,《医学界》近日采访了相关新闻人物,了解到这3位医生都是贵州航天医院尘肺病诊断小组的医生,被带走的理由是“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

  假如因诊断失误给医生定罪,那么,任何医生都可能被定罪,因为医生只要出现一定数量的错误诊断,就意味着针对这部分病人的治疗是在浪费钱,也可能导致社保资金的流失,并累计达到立案标准。

  这起案件,对当地医务人员的心理将产生很大的影响,尤其是负责职业病诊断的医生,他们更会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可以想象,当医生都难以自保时,他们就很难大胆替尘肺病人诊断。因此,把诊断失误率当成定罪的理由,受影响的绝不止这3名医生,还有广大的医务工作者,以及合法权益本就难以得到保障的尘肺病人。

  诊疗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技术活,需要保持高度的独立性,假如非技术外力将手伸进技术领域,将对医学技术发展和医疗秩序产生极大的破坏性影响。

  但是,以此为由给医生定罪,很难经得起推敲。其中最令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这样的定罪,是在将医生的诊断失误率当成被定罪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