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男子堵门贴纸条“讨债” 法院判其立即停止侵权

陈女士原是业务员,由于对奥某公司对业务提成有争议,陈女士将收取的客户部分货款用于抵扣公司应当支付给自己的业务提成。麻烦也自此开始。

天河法院民一庭法官罗利斌表示,本案争议焦点为被告方是否存在侵犯了原告的人身自由权的行为。被告徐某以追索债务为由,多次一人或携带身份不明的人员前往原告住处主张债务,被告徐某虽然未进入原告住所内部,但原告住所之外的公共区域仍为业主所共有,被告徐某频繁上门的行为与监视无异,且不定时地频繁敲门但却无人出现与电话骚扰亦足以破坏原告的精神安宁,施加的精神压力客观上也导致原告的行动受限。被告徐某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人身自由权。

法官说法 : 频繁上门电话骚扰侵犯他人人身自由

在离职老东家奥某公司后,陈女士遭遇电话威胁、监视、尾随、跟踪,人身自由受限,日子一刻也不得消停。

2017年5月至7月,自称是公司老板侄儿的徐某多次带人到陈女士住处,敲门,贴纸条,堵门,要求陈女士还债。无奈之下,陈女士选择报警。徐某承认自己要债,但声称没有发生争执,也未进屋。2017年7月中旬,陈女士与徐某在司法所调解,徐某依然认为自己的行为很正常,只是雇人打电话或者敲门。

法院认为,被告徐某向原告主张的债权是否真实存在,没有原告的确认或相关有效法律文书确认,有待查证。被告徐某的行为破坏原告精神安宁,导致原告行动受限,侵犯了原告的人身自由权,应承担侵权责任。原告未对被告奥某公司存在侵权行为提供证据。最终天河法院判决被告徐某立即停止对原告陈女士人身自由权的侵害,书面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

不堪其扰的陈女士选择向法院起诉,要求对方停止侵权行为,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对此,奥某公司称,公司对被告徐某等社会人员电话威胁、监视、尾随等行为毫不知情;公司没有授权他人向陈女士追债。被告徐某表示,陈女士欠公司的钱,公司将这笔债权转让给了自己,自己是依法向陈女士主张债权,没有限制人身自由,也没有到损害名誉的程度。